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新闻 >

贾敬前半生勤奋好学,下半生沉溺道观,不问世事,为什

发布日期:2020-08-30 01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他生日前夕,贾珍毕恭毕敬来给父亲请安,希望父亲回家去做寿,然而贾敬只给了他冷冰冰的几句话:“我是清净惯了的人,不愿意往你们那是非场中闹去,你们必定说是我的生日,叫我去受众人那些头,莫过你把我从前注的《阴骘文》给我令人好好地写出了刻了,比叫我无故去受众人的头,还强百倍呢……”

贾敬在《红楼梦》中出场并不多,但这个人物不容忽视。因为在秦可卿的判词中,有一句“箕裘颓堕皆从敬,家事消亡首罪宁”。贾敬的人生,与贾府的衰败甚至消亡,不无关系。

其实,宁国府中还有一个人的身世非常令人疑惑。这个人就是惜春。作为宁国府的女儿,却一直住在荣国府中。贾敬只不过是贾母的侄子,作者却说惜春是贾母的亲孙女。贾敬宾天,惜春也和探春、迎春一样,在荣国府中呆着,根本没有去为父亲守灵。

而且,对于贾府来说,这是唯一一位进士。贾家的祖上,其实是武功出身,贾代化的京营节度使,也是武官;后面的贾赦不爱读书,还以此为荣,教导子侄;贾政虽然爱读书,也没参加过科举,是贾代善临终的时候上了一个表,皇上额外赏了贾政一个主事之职。

通过这张履历,我们才知道,原来那位不声不响的贾敬,竟是当年的进士出身!我们可不能小看了这个进士,古代考进士非常难,有人考了一辈子,甚至连秀才也考不中;明代著名的清官海瑞,也只不过中了个举人,后来又考了好几次,也没中进士,才以举人的身份入仕。

作为宁国府曾经的继承人,贾敬的人生充满了矛盾。在秦可卿的葬礼上,贾珍为了秦可卿的灵位好看,要给贾蓉买个职位,刚好有一位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,坐着轿子来给秦可卿上祭,于是贾珍就求了戴权。戴权一口答应,让贾珍写个贾蓉的履历,贾蓉的履历是这样写的,“江南江宁府江宁县监生贾蓉,年二十岁,曾祖,原任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;祖,乙卯科进士贾敬;父,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贾珍。”

这一切,太不正常了。而那位焦大,却还偏偏骂过一句“爬灰的爬灰,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”,爬灰的是贾珍,究竟是谁养了小叔子?这更是让人费解。所以,结合上面的分析,很有可能,是贾敬的妻子,当年做出了某种见不得人的事,伤透了贾敬的心,也使得贾敬从此栖身道观,再也不愿意回家,奢华的宁国府,也成了贾敬口中的“是非场”。

这样一看,贾敬这位进士,对于贾府来说,就更为难能可贵了。可见,当年的贾敬,其实是一位刻苦读书,一心求上进的人。作为宁国府的爵位继承人,又有了进士的身份,还有一腔积极进取的态度,这样的贾敬,怎么看怎么应该成为振兴贾府的中流砥柱。

贾敬把自己的家称为“是非场”,这也就隐隐透露出贾敬不肯回家的原因,亦或者说,是他沉溺道观的原因。在当年的宁国府中,一定发生了他不愿意看到的事,对他形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,使得他放下了一切,寄身道观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事呢?

然而,事情的发展,又一次出人意料。进士贾敬,不仅没有继续上进,反而沉溺于道观,每天和道士们修道炼丹,轻易也不肯回宁国府去。而且,对于子孙们,也基本上是不闻不问的态度。